每日灵修 6/7/2019  离开主的面

 

上帝是公义的,祂必以患难来报应那些迫害你们的人。 当主耶稣和祂大能的天使在烈焰中从天上显现时,祂必使你们这些受苦的人和我们同得安慰, 惩罚那些不认识上帝、不听从有关我们主耶稣之福音的人。 那些人要受的刑罚就是离开主的面和祂荣耀的权能,永远灭亡。 帖撒尼迦后 16-9

  For it is indeed just of God to repay with affliction those who afflict you, and to give relief to the afflicted as well as to us, when the Lord Jesus is revealed from heaven with his mighty angels 8 in flaming fire, inflicting vengeance on those who do not know God and on those who do not obey the gospel of our Lord Jesus. These will suffer the punishment of eternal destruction, separated from the presence of the Lord and from the glory of his might, 2 Thessalonians 1:6-9

初代教会的基督徒在罗马帝国受到迫害。 使徒保罗在写给 帖撒尼迦的教会的书信里鼓励他们。 他说当主耶稣第二次来到世上的时候, 那些为了耶稣的福音而受苦的人要得到安慰。而不认识上帝和耶稣的人将受到惩罚。 什么样的惩罚? 就是这些人永远离开主耶稣的面, 永远和主耶稣隔离, 永远看不见他和他荣耀的全能。 因为耶稣就是永生, 和耶稣隔离就意味着永远灭亡。

我们今天该怎样理解 保罗所说的“惩罚”呢?

英国基督徒作家C. S. 路易斯 在他的 《纳尼亚传奇》的最后一本书 《最好的战役》描写了这样的情形: 小矮人站在邪恶的一边反对正义之师。 但是, 还是有些小矮人被救,通过一个马厩进入了新的纳尼亚 (象征 新天新地)。 但是, 即使身在新的纳尼亚, 这些小矮人还是不能享受新的生活。

“露茜前面带路,很快他们就都能看到小矮人了。他们的表情十分奇怪。这些人没有四处溜达或自己找乐子(虽然捆绑他们的绳子似乎已经消失不见),也没有躺下来好好休息。他们正紧紧地坐在一起,面对面围成了一小圈。他们谁也没有到处观望,也没有留意人类的脚步声,直到露茜和缇利安近得几乎可以摸到他们,这才发觉。小矮人们全部竖起了脑袋,似乎看不到任何人,不过他们在仔细地聆听,努力地通过声音猜想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心点儿!”其中一个小矮人声音粗暴地说,“注意你在往哪儿走,别撞到我们脸上来!”“够了!”尤斯塔斯气愤地说,“我们不是瞎子。我们头上都长着眼睛呢。”“要是你们能在这里看见,那眼睛一定是相当好的了。”这个小矮人说道,他的名字是狄格尔。“在哪里?”艾德蒙问。“你这个笨蛋,当然是在这里啊,”狄格尔说,“在马厩里面,这个漆黑一片、狭小难闻的小洞里。”“你们看不见吗?”缇利安问。“难道我们在黑暗里不都是瞎子吗!”狄格尔说。

“可是根本就不是漆黑的,你们这些可怜又愚蠢的小矮人,”露茜说,“你们难道看不见?抬头看看!四周瞅瞅!你们难道看不见天空、树木和花草?看不见我?”“以所有的骗子起誓,我怎么能够看到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你们看不到我,同样我怎么会看得到你们?”“但是我能看到你,”露茜说,“我要证明给你,我能看到你。你嘴里叼着一根烟斗。”“任何人只要知道这烟草味儿都能说出来。”狄格尔说。“噢,可怜的家伙!这太可怕了。”露茜说。接着,她想出一个主意。她弯腰下去,采了一些野生紫罗兰。“听着,小矮人,”她说,“即使你的眼睛有问题,估计你的鼻子应该没事:你能闻到吗?”她斜靠过来,把新鲜带着露珠的花放到狄格尔丑丑的鼻子跟前。可是她不得不迅速地向后跳开,这才躲过了他挥出来的坚硬小拳头。“别给我那些东西!”他大吼道,“你怎么敢这么做!你把肮脏的马厩垃圾推到我面前是什么意思?里面还有一根蓟草。闻起来就像你的酱汁!你到底是什么人?”“大地之子,”缇利安说,“她是露茜女王,被阿斯兰从遥远的过去派到这里来。也正是因为她的缘故,我缇利安,你合法的国王,才没有让你们所有人的脑袋落地,你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背信弃义。”“呵,真是说得太好听了,前所未闻!”狄格尔高声说,“你怎么还能继续在那儿胡说八道?你无所不能的狮子没有前来帮助你,是不是?想都不用想。到了现在——即使是现在——你已经被打败,关进了这个黑洞里,和我们其他人没有两样,你还在玩你的老把戏。编出一个新的谎言!试图让我们相信我们谁也没有被关押起来,相信这里不是黑暗的,老天知道还让我们相信什么事。”“这里根本没有黑洞,省省你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吧,傻瓜,”缇利安怒不可遏,“你给我出来。”他身子前倾,抓住狄格尔的腰带和头巾,把他剌出了小矮人的圈子外面。可是,缇利安把他放下的那一刻,狄格尔飞速地回到了他原来的位置,回到其他小矮人中间,揉着鼻子咆哮道:“哎哟!哎哟!你这是干什么!把我的脸使劲往墙上撞。你差点把我的鼻子撞碎。”“噢,天哪!”露茜说,“我们要拿他们怎么办呢?”“别管他们了。”尤斯塔斯说,然而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大地震动了。香甜的空气突然变得更加香甜。他们身后闪过一片光芒,所有人转过身来。缇利安最后一个转过来,因为他很害怕。只见屹立在那里的,正是他心中日夜祈盼、高大真实、金黄色的狮王,阿斯兰本人,其他人已经跪作一圈,围绕在他的前爪旁,把手和脸埋进他的鬃毛里,狮王垂下他雄伟的头,用舌头轻抚他们。然后,他把视线落在了缇利安身上,缇利安走到近前,浑身颤抖,扑倒在狮子的脚下,狮子亲吻了他,说:“做得好,纳尼亚最后一任国王,你在最黑暗的时刻依然坚定不移。”“阿斯兰,”露茜泪眼朦胧地说,“你能不能——你愿不愿意——对这些可怜的小矮人做点什么?”“最最亲爱的,”阿斯兰说,“我能够做什么,以及我不能够做什么,我都会让你看到的。”他靠近小矮人们,发出了低低的咆哮声:这声音虽低,却让整个空气都震颤了。但是,小矮人们交头接耳地说:“听到了吗?那是马厩另一头的那伙人。企图吓唬我们。他们是用某种机器发出的声音,丝毫不用去理会,他们甭想再欺骗我们!

阿斯兰昂起头,抖一抖鬃毛,瞬间一顿丰盛的菜肴出现在了小矮人们的膝上——馅饼、口条、鸽子、松糕、冰块,每个小矮人的右手都有一杯上好的美酒。可惜,没有起到多大作用。他们开始贪婪地吃喝起来,但是很显然,他们并没有品尝出菜肴的美味。他们以为,自己吃的、喝的无非就是那种在一个马厩里所能找到的东西。一个说,自己正在努力吃干草,另一个说,自己吃了一小块老萝卜,第三个说,他发现了一块生的卷心菜叶子。他们举起装有鲜红色美酒的金酒杯,放到唇边说:“呸!想想看,从那头驴子用过的水槽里弄出来的脏水给我们喝!真没想到,我们竟然落到这步田地。”但是没多久,每一个小矮人都开始怀疑,其他的小矮人找到了比自己更好的东西,于是,他们开始抢啊,夺啊,甚至争吵了起来,几分钟不到,已经演变成了一场混战,所有好吃的食物都被撒在了他们的脸上、衣服上,或者踩在脚底。但是,等最终他们全部坐下来处理自己又青又肿的眼睛和流血不止的鼻子时,一个个都说:“好了,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没有骗人的伎俩。我们没有让任何人欺骗我们。小矮人只拥护小矮人。”“你看到了,”阿斯兰说,“他们不愿意接受我们的帮助。他们选择了狡诈,而不是信任。虽然说他们被关押在了那座监狱,然而,他们的牢狱只在他们的意念里;他们如此害怕上当受骗,所以没办法被救出来。不过,来吧,孩子们。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

小矮人已经进入了光明的天地, 但是, 他们却坚信自己身在黑暗里。他们已经进入里新的纳尼亚, 但是, 他们感到自己仍然在马厩里。阿斯兰大声对他们说话, 他们听到的却是机器声。 阿斯兰给他们美食, 他们尝到的却是干草和老萝卜。  阿斯兰给了他们美酒;可是,  美酒在他们嘴里变成了脏水。 小矮人的悲剧就是有眼看不见, 有耳听不见, 有口尝不到。这就是和上帝隔绝,从而丧失永生的悲剧的画面。 不是上帝把惩罚强加在他们身上。 因为他们“选择了狡诈,而不是信任”, 于是自食其果,自己把惩罚加在自己身上。

祷告: 主耶稣, 你就是照在黑暗里的光。 愿我们接受圣灵的感动, 睁开眼睛, 在祢的光中得见丰盛美好的生命。 阿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